昼前

闲置博。

IG牛逼!

You Make Me Brave (Live) Bethel Music

想挪文到子博,可舍不得评论。

哎,就这样吧。

以后写东西就在子博了。 @一名大芝 

楚子航/路明非

忽视年龄、时间、和烂尾。

续那个一时兴起。

夫夫/猫


*


  第二只猫,出现在三花走后半年,路明非从收容所里带回来的,浅黄毛色,脖子那块一个自带的白围脖,他俩也不认识这是什么品种,只能大黄大黄的叫着。

  这回像个私生的儿子,带回来时年纪不小,叛逆,和人关系冷淡。睡觉不窝床脚,不霸占沙发,爱吃鱼干胜过猫粮,有刨柜子的恶劣习惯,饭点不见猫影,总躺在阳台花架子下边晒太阳,也不用专人带着出去,自己就在小区园子里野,不会怕丢因为总会回家。

  路明非时常对着大黄先生叹息,无言中是对三花姑娘的怀念。他提不起对大黄的喜欢,人家也不爱搭理他。这猫倒是和楚子航更亲近些...

僵 电视剧原声带 群星

  既是如此冷静 为何动了情

  每次快哭泣 我会合上眼睛

  似是前生注定 为寻觅着你身影

  名字身份声音个性 串起这宿命

  一生都冷清 让我一次任性

  急速心跳声 睡去的 都要苏醒

  难道天空海阔 没寸土容纳心声

  为着等你回应 全城亦要为我安静

  难道天边海角 没处可逃避黑影

  敢跨过悬崖绝岭 以生命成就爱情

  结局尘埃已定 仍怀念过程

  细节已冰封 错对没法说清

  既是前生注定 愿陪伴着你身影

  迷路终可找到引领 漆黑也会有星

  一生都冷清 直到失去耐性

  急速心跳声 睡去的 都要苏醒

  难道天空海阔 没寸土容纳心声

  为着等你回应 全城亦要为我安静

  难道天边海角 没处可逃避黑影

  想起你明明在笑 我总是红着眼睛

  难道天空海阔 没寸土容纳心声

  为着等你回应

  全城没有别个比我坚定

  难道天边海角 没处可逃避黑影

  敢跨过悬崖绝岭 这感动原是爱情



这歌真配沈巍。


楚子航/路明非

OOC

写岔劈了

夫夫/猫


*


  他们养过很多猫。


  路明非养的第一只,是只半大的三花,楚子航同他交往第三年的七夕礼物。

  在此之前,他一直想养,碍于自己总是加班成狗,请回来也是怠慢猫主子,就一直没敢出手。他们住的公寓楼下,一户老大爷那儿,就有只三花,模样相当地可爱。闲时他一撸一下午,时常下楼帮大爷买猫粮和鱼干。

  楚子航见他是真心喜欢,就悄摸去买了只回来。当时情绪莫名,鬼使神差,给礼盒包了层喜庆的红纸,正准备扎个花,听到盒子里三花爪子的抓挠声音,好像万里晴空一个雷劈,彻底回神,赶忙把主子刨出来,到晚七点就那么直眉楞眼的把猫递过去了。...

万钧山澜 寄明

我真的超喜欢这首歌!

听得难过。

问卷。


上一位 @将夜_七子 :)


01.笔名(如果可以的话,请简述他的由来) 

此号昼前。没由来,只是容易搜到。


02. 大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从事写作的呢?在那之后,引发你「想继续写下去」的动机是什么?

三年前吧。

最开始写BG,觉得很有趣,但坑了。后来入腐,接触到很多优秀的太太和作家,看她们的文,羡慕她们可以写出那么美好文字,我也想写。想写下去,写点什么,关于他们就好,我喜欢就好。

要说坚持下去的原因,那就是坚持现在还在动笔的、最久的—楚路。


03. 觉得自己的文风是什么样子的?其它人又有什么看法?

emmm...

【镇魂】万钧山澜 寄明

敲好听!

爱他们。他们真好。

磕爆居老师和白叔!

这个夏天最大的惊喜,感谢,让我遇见他们。



*                      *

楚子航/路明非

OOC

 @十八弯的勇士 交差,告辞!

情报员/裁缝


*


  “过来一下,……师兄。”

  路明非放下手里的剪刀,招呼楚子航,后者在旧木桌上翻着账本,一只手搭上算珠,每翻过一页都会核查一遍。

  楚子航不明所以,还在很顺从的放下手里的活过去,路明非抬了抬下巴示意他伸手,楚子航把两只手举起来,垂直于前胸。

  “笨呀,叫你展平。”路明非拿尺子毫不客气地把他的胳膊打直,楚子航疼的一缩,然后看着路明非埋在他胸口的脑袋,入眼他头顶上一个发旋。

  路明非是老把式,量布裁衣,早已心中有数,拿手量出来的尺寸,做出来的衣服对上人是严丝合缝,却舒适...

楚子航/路明非

有女设定;逻辑死;点文 @夏图图 





*


    楚子航出差完回家,刚进门那会,小姑娘还在午睡。

    她睡得浅,被一楼关门的声音惊醒,带着刚睡醒一脑门的汗走到楼梯口,在二楼俯视这个大半月没见而变得陌生的人,毫无征兆的瘪嘴哭出声。

    二楼小隔间里打游戏的路明非听到声,把搭在矮凳子上的脚取下来,不小心撞到了脚边的几本书,他捡起来扔到床上,踩着拖鞋寻着哭声出去。...


아름다운 나의 신부 OST Part.1 Elsa Kopf

In the early morning hours

清晨时分

Someone waits for you

有人在薄雾中等你

´mong the blossoms and the flowers

在盛放的花丛之间

He will find you

他会找到你

Someone

有一个人

Saw you today

你闯进他的眼中

But then you ran away

又从那里逃离

Into the blue

消失了踪影

Who's that shadow by the water

水畔雾霭笼罩

Who has come for you

有人朝你袭来

In the lilac and the roses

丁香与玫瑰环绕

I will hide you

我将你隐藏在花朵之下

Somehow the story goes

可是故事依旧流淌

You've been followed by ghosts

你身后亡灵追逐

Out in the blue

失去了踪迹

So go

所以去吧

My little one

我亲爱的

I will sing a song until I know

我会为你唱起歌谣

My little one

我亲爱的

All the night elves keep an eye on you

直到所有夜的精灵都代替我照看你

For days and moons

日夜流转

And days and moons I wander

我徘徊在日夜之间

The days are long but honey the moons are longer

日光漫长 月色凝成永恒

Stars alight up my way

群星闪耀在我的前路

When I close my eyes and pray

我闭上双眼为你祈祷

So go

所以去吧

My little one

我亲爱的

I will sing a song until I know

我会为你唱起歌谣

My little one

我亲爱的

All the night elves keep an eye on you

直到所有夜的精灵都代替我照看你

For days and moons

日夜流转

And days and moons I wander

我徘徊在日夜之间

The days are long but honey the moons are longer

日光漫长 月色凝成永恒

Stars alight up my way

群星闪耀在我的前路

For days and moons

日夜流转

And days and moons I wander

我徘徊在日夜之间

The days are long but honey the moons are longer

日光漫长 月色凝成永恒

Stars alight up my way

群星闪耀在我的前路

When I close my eyes and pray

我闭上双眼为你祈祷

In the early morning hours

清晨时分

Someone waits for you

有人在薄雾中等你

Through the blossoms and the flowers

在盛放的花丛之间

He will find you

他会找到你

超好听(¯﹃¯)

欠人的点文遥遥无期,假期里试试吧。

先对不起了。


*碎碎念*

我写不出原来的感觉了。

或是说不会写了。

也从来不觉得自己会写东西。

打开文档,最多写两三百字就停住了,要不一直空白,然后删掉。

害怕这种感觉。

楚路是心头肉,是本命,爱他们两年半。怎么写都是对他们的玷污,我笔下的他们并不是他们,就算写也写不好。

双叶是喜好,认定一年多,离他们最近是去年的联文,祝他们生日快乐。

双关是原剧勾起的喜欢,在年上年下间摇摆不定,没敢下手。

HW始于一条龙式的喜欢,从原著,神夏,演绎推理,最后到同人。他们之间那么自然,Sherlock holmes和John watson...

Lemon 米津玄師

社长真好。

爱他。

初学者 薛之谦

和你有关观后无感

若是真的敢问作者何来罪恶

劝人离散有多为难

若美丽的故事来得太晚

所以到哪里都像快乐被燃起

就好像你曾在我隔壁的班级

人们把难言的爱都埋入土壤里

袖手旁观着别人尽力撇清自己

我听见了你的声音

也藏着颗不敢见的心

我躲进挑剔的人群

夜一深就找那颗星星

我以为旅人将我热情都燃尽

你却像一张情书感觉很初级

人们把晚来的爱都锁在密码里

字正腔圆的演说撇清所有关系

我听见了你的声音

也藏着颗不敢见的心

我躲进挑剔的人群

夜一深就找那颗星星

你听不到我的声音

怕脱口而出是你姓名

像确定我要遇见你

就像曾经交换过眼睛

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我在劝我该忘了你





——

于2018.08.22

天啊,这个真配巍澜。

情人节

CP:楚子航/路明非

前言:穿插的三十题,和私设

            @七弦考试加油♪

【上】

【下】


完。


后言:歌源 我喜欢这首歌

           有点烂尾还满满是套路´_>`

楚子航/路明非

议者  @离  @肆酒葉  @骨骼 

天雷。

正经


完。



「论坛体」陛下又不给医药费

CP:楚子航/路明非

前言:古代版论坛体,丞相楚×陛下路

            以及,这什么鬼!

【吐槽】陛下又不给医药费

№1=·=

如题

№2==

哎呦呦,谁这么大的胆子敢说陛下,楼主你就是有一百个脑袋也不够丞相大人砍的呀。

№3==

我去楼上,那么快的手速不占楼你这是你占着茅坑不作为。

№4=·=

我换个岗的时间楼就没了,话说你们大半夜不睡十几个意思(ノ・ェ・)ノ

回复№2==

所以说用的是匿版嘛

№...

狐说⑵

楚子航/路明非

前篇 

开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明明前一刻还是红日当空,没一会就墨云遮住天幕,雪片纷扬而下,街上摆摊的买家都开始忙活着收拾,闲着出来的人都躲在了离自己最近的屋檐下面,三三两两闲聚,说着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话,看雪落着,地上刚还是人走着的街道上慢慢布满一层银色。

  楚子航就站在那些闲聊的人身后,身边无一人相谈,只是看雪看了很久,才突然恍神般的慢步走回到他住下的客栈里。

  路明非把自己缩成小小的一团,毛茸茸的大尾巴在脖子那儿围了一圈,昏昏欲睡,他很庆幸自己的狐狸毛有取暖的作用,要不然在这寒冬腊月就只有在树杈子上冻成冰柱的份儿了,当然还必须感谢那个叫...

树(下)

楚子航/路明非

前篇

OOC


·如果有来世的话,我希望我是人,能陪你吃红豆糕,能拥抱你,能喜欢你。


  人们皆传楚家得到一只魅种,已然开出了花苞儿。人死,若是执念纯净便不灭,可凝成魅种。

  魅种就是一颗种子,在无根之水中生长发芽开出花苞,等到花苞绽放的那一刻,魅长成,选一人为饲主,终生相护。

  世传魅为执念所化,灵魂不沾凡尘,最为纯净,可佑一方福泽。

  于是楚家成了众矢之的,有歹心的人都赶在魅种花苞开放之间去抢得魅种,可身为灵者之首的楚家哪里是好欺负的,怀有不轨之心的人还没到楚家就被堵在结界之外。

    又过了些时...

树(上)

楚子航/路明非

参考:翅膀记得,羽毛书写

大爱张悦然(-ェ-)。o

  路明非是一棵树,他不像很多树那样越长大越粗壮,而是一直很纤细,好像时间不会在他身上停留,所以他不会记住时间,别人也不会认为他在这儿扎根生长了很久。他在这葱郁的森林中并不起眼,甚至瘦弱到没人注意。

  所以他总喜欢明目张胆看着脚下的这个小镇子,看孩童嬉戏,老人悠闲,大人农忙。看再往远些的大城市中珠玉锦缎,富贵人家,皇亲贵胄。

  半夜没人时,路明非也会伸展枝丫哼哼歌,试着将根系从土层里伸出去,虽然从没成功过。

  最近几日,路明非在镇子里注意到一个清冷的少年,他像是刚来这儿不久,与周遭的环境格格不入,也被镇里人排...

楚子航/路明非

他人视角;OOC


  那次,我从常州做完事,回到教中,守门人依旧是一副懒散样子,无所事事,只是见到我时才慢悠悠的点一下头,环视一周见没人注意,才凑到我身边低声说着最近教里发生的事。

  “护法大人可知,前几天祭司大人杀了几个在殿上出言暗讽教主的长老。”

  “嗯?什么时候的事?”我一时怔然,连刚想的要赶紧去见教主的想法都暂时抛诸脑后。

  “就是护法大人你走没多久,也怪那几个人不长眼,早有反心,触了祭司大人的霉头。只是祭司...

守护神

楚子航/路明非

OOC


         
并不是因为你需要保护,而是因为,我喜欢你啊。

                                   ...

狐说⑴

楚子航/路明非

  燕京的市集位于城中心,来来往往间人头攒动,路边的小贩都放大声音吆喝抢生意拉客,唯恐自己抢不过别的摊贩。路边不时有从异域来的商人,牵着载满货物的骆驼缓慢在人流中穿行,驼铃清脆。

  这座异常繁华的城俨然有了万国来朝的景象。

  不过,在这其中最冷清的,是一家买宠物的店。铁丝围成的笼子里关着形态各异的动物,小到猫犬,大到狐狸,幼豹,倒是应有尽有。

  说它冷清,倒不是因为没有客人,而是店里太过安静。光顾这小店的,都是些神色冷漠的捉妖师,眼神偶尔相触时各自冰冷一片。没几个捉妖师是关系和睦的,他们之间最多的是竞争关系,甚至生死仇敌。

  角落的笼子里蜷缩着一个棕色的小动物...

驯鹿和圣诞先生

楚子航/路明非

祝,双旦快乐


  诺顿馆铺天盖地的一片红色,比起圣诞晚会,更像是中国古代的婚礼现场。

  “那边的圣诞树缺一个星星,快去找一个。”伊莎贝拉对一个学生会的成员嘱咐好最后一件需要做好的事,环顾四周,确定完美以后,看见站在角落的楚子航。

  其实楚子航从中午开始布置诺顿馆的时候就在这儿了,但看他穿着执行部的黑色风衣,握着村雨面无表情的样子,没人敢过去搭话,大多数人认为前任狮心会会长是来寻仇或是讨债的。

  “请问楚师兄,有什么需要我们为你做的吗?”

  “路明非在哪儿?”

  这才是楚子航来学生会的目的。

  “路主席去送礼物了。”伊莎贝拉笑容一丝不苟,虽然她...

楚子航/路明非





后续无。


——

于2018.08.13

woc什么沙雕文字!

楚子航/路明非

段子;很短


1

  从前,有一个动物园,叫卡塞尔。

  卡塞尔的动物们相亲相爱,相爱相杀。

  

2

  路明非和其它的狐狸一样,从小在狐狸园长大,狐狸们彼此间感情深厚。

  一天,他去狐狸园的时候被拒之门外,守门的是以前总欺负他的名叫诺诺的红狐狸。

  “为什么呀?”路明非急眼。

  “因为你不是我狐狸一族。”诺诺把爪子搭到门上。

  “不可能呀,那你们以前为什么不说我不是狐狸。我一定是狐狸的呀。”

  “不不不,你是一只猫,我们之前一直没看出来是因为……”

  “什么……”

  “你是一只狸猫。”

  

3

  诺诺对自己的男朋友一直很...

© 昼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