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透明,尝试小甜饼。
 

楚子航/路明非

OOC

写岔劈了

夫夫/猫


*


  他们养过很多猫。



  路明非养的第一只,是只半大的三花,楚子航同他交往第三年的七夕礼物。

  在此之前,他一直想养,碍于自己总是加班成狗,请回来也是怠慢猫主子,就一直没敢出手。他们住的公寓楼下,一户老大爷那儿,就有只三花,模样相当地可爱。闲时他一撸一下午,时常下楼帮大爷买猫粮和鱼干。

  楚子航见他是真心喜欢,就悄摸去买了只回来。当时情绪莫名,鬼使神差,给礼盒包了层喜庆的红纸,正准备扎个花,听到盒子里三花爪子的抓挠声音,好像万里晴空一个雷劈,彻底回神,赶忙把主子刨出来,到晚七点就那么直眉楞眼的把猫递过去了。

  路明非不知其中曲折,抱着猫越看越喜欢,看楚子航也越看越喜欢,趁着大好的气氛,唇一触即分,又忍不住凑过去细细地嘬。

  他们太过旁若无人,忽略了一边还饿着肚子的猫主子。

  凌晨一两点,路明非于朦胧间起夜,游魂样扶腰路过客厅,听见三花可怜兮兮的叫声,一个激灵,翻完厨房手足无措,除过几筐蔬菜,别无他物。

  楚子航闻声过去,三花跳到沙发上冲他咪咪叫,他过去扶着路明非的胳膊:“你先睡,我下楼买猫粮。”

  路明非点点头,躺沙发上摸了摸三花的毛脑袋,胳膊枕在后脑,冲楚子航笑了下。

  是要等他的意思。

  拗不过爱人,楚子航转身回卧室披了件衣服,出来时把一条薄毯扔到他身上,拿着钥匙下楼。

  那只三花团在路明非肚子上,和它的新主人一起打着呼,连楚子航买回的猫粮都没顾着吃,没多久,就有一双手把它移到沙发上,它换了个姿势窝在毯子里,刚才趴着的热源,被人抱走。


  三花一直被路明非养在身边,有时条件允许,他会把猫带出去,楚子航多半会叹一声人不如猫,但挑猫粮却都是他负责。

  慢慢地三花长成了大姑娘,身边干干净净,被两座大山压着,还没处过对象。一次出差小半年,路明非一身风尘,回来却发现,宠上天的三花姑娘自由恋爱,被不知道哪来的野猫搞大了肚子,于待产中身形臃肿。

  路明非心里好气的!他恨不得咬下楚子航肩膀上一块肉来!

  他下定决定几天不理楚子航,抱着猫去朋友那先借住几天。

  平时两个人换着照顾猫咪。可这半年楚子航也应付着污七麻糟的事儿,三花姑娘只能给熟一点的人托管,结果出了这档子事。对他来说最难的事情——爱人气炸离家出走,他都可以用色相补救一下,可这,根本没法补救。

  漏屋逢雨,楚子航负责的研究项目出了问题,烂摊子全交给几个组长收拾,他也顾不上猫闺女,有几天在办公室休息,窝在沙发上了无睡意。一个夜里他翻着手机,鬼使神差,搜了去路明非那儿的机票。找到他,深吻、拥抱、或者,只要触碰到他就好,最后他失眠到凌晨,还在沙发上躺着,身边没有可抱的人,翻了个身准备入睡,手机扔一边,闭上眼,心里却乱的很。

  等楚子航真正闲下来,算时间路明非应该出差回来了,应该气呼呼的在别人家。他拨了爱人的电话,没几秒,那边挂断,楚子航又在微信上发了消息,几个字:“我想你了。”

  不会像路明非再加一个:“想我吗?”

  楚子航往前翻翻,还是和路明非的视频通话,愣是把两人的晚睡时间拖迟了半小时,他还记得路明非的最后一句话,师兄晚安,爱你。当时他想:我也爱你。

  口头上的亲昵话,路明非还好,隔着网线不脸红,时不时一个爱你一个么么哒,甜甜腻腻让人牙痛,可到真人面前,却说不出半个字来,顶多一个浅浅的吻,总是自己先退开。楚子航在各方面却都是个实打实的闷棍,只会以行动来透露心意。

  楚子航回到家,路明非果然不在,三花也是,他换了衣服就躺沙发上等人,随便取了个碟片打开,翻路明非的消息,他好像撤回了什么消息,只留下两字:等着。

  其实呀,路明非在朋友家住了一天就反悔了,他麻溜的收拾刚摊开的东西,提着闺女,陷入犹豫。三花跳上他的膝盖,他腿一抖,伸手扶着猫咪的腰,轻轻摸了摸那圆滚滚的肚子,三花过去蹭着他的手,眯着眼又往主人的肚子上趴,顶着路明非的胳膊肘。

  真是,特别粘人。

  “闺女,想你爹不?”

  三花趴在他身上打着呼噜,被他碰了耳朵,眼睛睁了条缝,又眯上。被路明非眼尖的看到,他像是突然找到了可以让自己抛下该死顾虑的理由,腾地站起来,提着箱子,提溜了猫,给朋友留了条子,高高兴兴找楚子航去了。

  他回到家,楚子航已经睡了,电视上滚动着演员表,他过去轻着手脚关掉,安顿了三花,回卧室抱了床毯子,睡在楚子航对面的沙发上,隔着不远距离看着他男人的侧脸。

  嘿,真帅。

  啊?你说关于楚先生对三花姑娘未婚先孕事件的责任问题呀?

  路先生表示,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喽。


  路先生不自觉间,有了三个孙子。

  周末休息,他有时看楚子航坐在床上,三花窝在他旁边,枕头边还拱着三小只,有种三世同堂的错觉。


  他们陪了三花十二年,在阳台花架下送走她。

  无病无灾。





一时兴起,博君一笑。

哦,七夕快乐。

查看全文

我真的超喜欢这首歌!

听得难过。

问卷。


上一位 @将夜_七子 :)



01.笔名(如果可以的话,请简述他的由来) 

此号昼前。没由来,只是容易搜到。


02. 大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从事写作的呢?在那之后,引发你「想继续写下去」的动机是什么?

三年前吧。

最开始写BG,觉得很有趣,但坑了。后来入腐,接触到很多优秀的太太和作家,看她们的文,羡慕她们可以写出那么美好文字,我也想写。想写下去,写点什么,关于他们就好,我喜欢就好。

要说坚持下去的原因,那就是坚持现在还在动笔的、最久的—楚路。


03. 觉得自己的文风是什么样子的?其它人又有什么看法?

emmm乱七八糟,没有文风。别人怎么样看,我不知道。


04. 早期的文风和现在的落差大吗?请具体说说?

嗯,落差很大。最早是无脑傻白甜,特别OOC(当然现在也是),有一段时间,写的特别特别繁琐、拖沓,现在是删删删,写的少一点,尽量精一点。


05.喜欢的风格(不论是文字、故事的走向等)是什么样子? 

啊!这个问题!

喜欢皮皮!镇魂我真的超喜欢!!喜欢大风,超爱张公案!

特别喜欢那种,就是那种读起来平平淡淡,还带点小幽默的作品,特别戳我!

当然,特别戳我笑点的,比如伪装学渣,我也超喜欢。

特别喜欢湘行散记,老先生的那种文风,真的超好。以及有点冷门,但我读起来,愿意细细把它看完的书,比如河马。

(划重点)我愿意看完的,都是我喜欢的书。


06.觉得自己最擅长写什么?(如果不知道自己擅长什么的话,想想在写什么的时候感觉键盘/ 笔杆要爆炸了)

啊?傻白甜吧(其实并不)。想写的时候,键盘爆炸,虽然就一会。


07. 最不擅长写的又是什么?(如果不知道自己不擅长什么的话,想想在写什么的时候总是遇到瓶颈) 

不擅长写完它。写什么都遇到瓶颈。


08. 你写一篇小说/文章需要多少时间?

emmm,看我懒不懒。


09. 在开始动笔之前会花多少时间准备呢?

不,我想我就写,想不出来就撇过了。


10. 在创作的时候有什么特别习惯吗?它有没有造成你的困扰?

没有呀。


11. 是手写派还是打字派?创作时使用的工具是?(惯用的笔记本、笔、程序等) 

打字派。简书,FarBox,没网的话用邮箱弄个草稿。


12. 有写草稿的习惯吗?草稿跟正式稿的风格有落差吗?

早期有,正式稿就改很多,加很多。


13.喜欢写什么样的题材? 

在一起很久那种,互相有意思那种。

我实在不会写他们从认识到相爱。


14. 最喜欢的文字创作者(不论是自创、同人写手或职业作家)是谁?他们有影响到你的文风吗?

皮皮!

当然,还有很多。

有影响。


15. 你有梦想过你能当上作家,或者能从事相关的职业吗?

没,不敢想。随便写写就好。没人看我自己看。


16.在文字创作上有什么特别的经验或回忆呢? 

啊?没呀。


17. 那么,你喜欢写小说这件事吗?或者说你对它的热衷程度如何?

喜欢的。说不上。


18.从一开始到现在,觉得自己写过最喜欢的文章是?请节录一个片段。(不论自创、同人、学校作文,如果都有喜欢的也可以都放上) 

下一篇吧,说不定下一篇我就写好了呢。


19.喜欢自己现在的文风吗?希望自己的风格有什么样的改变?

还凑活。emm不知道。


20.最后,请你点五位有在写作的朋友填写这份问卷 

对不住了,大家!年更的诸位!

 @弃笔从戎。  @-拾伍-  @陳歌  @白澜  @再见   




空白问卷:


01.笔名(如果可以的话,请简述他的由来) 

02. 大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从事写作的呢?在那之后,引发你「想继续写下去」的动机是什 

03. 觉得自己的文风是什么样子的?其它人又有什么看法?

04. 早期的文风和现在的落差大吗?请具体说说? 

05.喜欢的风格(不论是文字、故事的走向等)是什么样子? 

06.觉得自己最擅长写什么?(如果不知道自己擅长什么的话,想想在写什么的时候感觉键盘/ 笔杆要爆炸了) 

07. 最不擅长写的又是什么?(如果不知道自己不擅长什么的话,想想在写什么的时候总是遇到瓶颈) 

08. 你写一篇小说/文章需要多少时间? 

09. 在开始动笔之前会花多少时间准备呢? 

10. 在创作的时候有什么特别习惯吗?它有没有造成你的困扰? 

11. 是手写派还是打字派?创作时使用的工具是?(惯用的笔记本、笔、程序等)

12. 有写草稿的习惯吗?草稿跟正式稿的风格有落差吗?

13.喜欢写什么样的题材?

14. 最喜欢的文字创作者(不论是自创、同人写手或职业作家)是谁?他们有影响到你的文风吗? 

15. 你有梦想过你能当上作家,或者能从事相关的职业吗?

16.在文字创作上有什么特别的经验或回忆呢? 

17. 那么,你喜欢写小说这件事吗?或者说你对它的热衷程度如何? 

18.从一开始到现在,觉得自己写过最喜欢的文章是?请节录一个片段。(不论自创、同人、学校作文,如果都有喜欢的也可以都放上)

19.喜欢自己现在的文风吗?希望自己的风格有什么样的改变?

20.最后,请你点五位有在写作的朋友填写这份问卷





最后,以上五位,我真的,真的很想你们呀。


查看全文

敲好听!

爱他们。

他们真好。



*                      *

楚子航/路明非

OOC

 @十八弯的勇士 交差,告辞!

情报员/裁缝


*


  “过来一下,……师兄。”

  路明非放下手里的剪刀,招呼楚子航,后者在旧木桌上翻着账本,一只手搭上算珠,每翻过一页都会核查一遍。

  楚子航不明所以,还在很顺从的放下手里的活过去,路明非抬了抬下巴示意他伸手,楚子航把两只手举起来,垂直于前胸。

  “笨呀,叫你展平。”路明非拿尺子毫不客气地把他的胳膊打直,楚子航疼的一缩,然后看着路明非埋在他胸口的脑袋,入眼他头顶上一个发旋。

  路明非是老把式,量布裁衣,早已心中有数,拿手量出来的尺寸,做出来的衣服对上人是严丝合缝,却舒适贴身。

  以手为尺,最后量到楚子航肩宽,他才把视线对上楚子航的眼睛,眯眯眼冲人一笑,收手退后,端正地肃立一边。

  “您忙您的,我给咱俩做棉衣过冬。”

  他转身去仓库取布,看了看自己的手指,比出几段,喃喃道:“没想到啊没想到,看着瘦,却一副好身材……”

  拐过楼梯是他回头偷摸看了一眼,楚子航又开始翻着账本,拨弄那几个算珠了。

  唉,无趣。

  原本以为这个师兄会是个和师傅不一样的人物,几天下来,也没两样嘛,甚至比那时不时炸毛、然后骂人不到带重样的师傅要木讷死板多得多。

  楚子航这便宜师兄是裁缝师傅去世半年后才找来的,拿了师傅的亲笔信,和路明非对了几个信息,到坟前祭拜了一下师傅,就成功入住裁缝铺。

  听他说是个老师,可半月来没见他去过城里哪个学校。

  路明非现在心里笃定他是个来骗吃骗喝的,最近时不时地,想找出个把柄让他乖一点。

  楚子航看完了近半年来铺子里的入账出账,算了一遍确认没出错,才放下心来把账本放回原位,心想这路明非倒是个不糊涂的。

    他花了一个多月时间顺着线查到了老裁缝,可惜人已经去世半年,看那如今掌柜的小徒弟,对情报是半点不知,他一时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

  走一步算一步吧。


  晚饭时间,路明非带楚子航下了趟馆子吃了两碗汤面,回来时提了两坛酒,路明非是铁了心要从楚子航嘴里套点什么。

  两盅酒下肚,人也暖和起来了,楚子航坐得端正,面上山水不露,路明非笑眯眯的给他的酒盅里满上,哥俩好的塞到他手里。

  “喝,今夜不醉不归!”

  楚子航过去和他一碰,做样要喝,一滴不漏的洒在贴胸放着的毛巾上,他穿着深色衣服,看着不显。

  “唉!”路明非装模作样的长长叹气,慢慢道:“我可想师傅啦,你是不知道,他那么好的人,乐于助人还勤俭节约,洗澡都很少用水的,干搓!好几次叫我搓背,他背上的那胎记我记得可清楚啦。”

  套话呢这是。

  “我和师傅接触不多,碍于我母亲他才收我做徒弟的,没能从他那学点什么,想来惭愧。”

  “啊,接触不多呀。”

  真是个万金油理由。

  两人一问一答,路明非问问题从不管顺序,一看就是来套话的,楚子航也东扯西扯,往往挑短句回答,扯得多了,话题越来越不着边际。

  “你是什么时候拜师的?”

  “嗯,三年前。”

  “哎呀!”路明非抚掌,惊奇道:“我可比你入门早,按理你应该叫我师兄的,咱俩怎么乱了辈分。”

  楚子航闷闷道:“可我比你年长。”

  路明非又啜饮了几口酒,身体发热,神思有点飘飘然,平日里老头管着不让喝,现在没人管了又觉得一喝酒就难过,他越想老头就越想喝,竟没再管楚子航把自己灌的晕晕乎乎,说话也有点大舌头。

  “大兄地儿,辈分不是这么算的!”

  他摇晃起身,几步过去揽着楚子航的肩,差点把酒杯戳人脸上:“来!叫师兄。”

  看他那不死不休的样,楚子航决定顺从一下着酒鬼,于是闷闷地叫了声:“……师兄。”

  在学校,管辈分多按年龄,他不多见按入门年月的,这近一个月来被路明非“师兄师兄”叫惯了,一时改口,有点不适应。

  “嗯!好师弟!”

  路明非愈发飘飘然,酒气上头,脸红的像猴屁股,他一脑袋砸在楚子航肩膀上,闭上眼睛,就这么不省人事了。

  脑袋从楚子航肩膀上滑下来,眼见就要砸桌子上,楚子航伸手扶住他的额头,入眼是一头毛毛躁躁的短发,他放下酒杯,试探着摸了摸路明非头顶那发旋,见没反应,又摸了两圈,有点得偿所愿的小喜悦。

  他肖想这发旋老半天了。





特别珍爱评论,抱歉不能回复。

后续看心情,以上。

查看全文

楚子航/路明非

有女设定;逻辑死;点文 @夏图图 





*


    楚子航出差完回家,刚进门那会,小姑娘还在午睡。

    她睡得浅,被一楼关门的声音惊醒,带着刚睡醒一脑门的汗走到楼梯口,在二楼俯视这个大半月没见而变得陌生的人,毫无征兆的瘪嘴哭出声。

    二楼小隔间里打游戏的路明非听到声,把搭在矮凳子上的脚取下来,不小心撞到了脚边的几本书,他捡起来扔到床上,踩着拖鞋寻着哭声出去。

    “哎呦祖宗你怎么刚醒就开始折腾了?”

    刚喊完,楼梯拐角,视线所及是准备上楼的楚子航。像是已经脱下了一身风尘,脸上还带点疲惫,闻声抬头,看向路明非时带点说不出的温柔。

    路明非停下来捂心口:啊我男人真好看。

    小姑娘跌跌撞撞的跑过去向路明非伸手,嘴里嚷着“抱抱!抱抱!”眼睛里包了两泡泪,路明非一把把小姑娘捞起来,用手抹掉她脸上的眼泪,抱怀里一顿好哄才息声。

    “又不认我,头发怎么了?”

    楚子航走过去,小家伙又瘪瘪嘴,脑袋只往路明非胸口顶,楚子航伸手揉着她刺刺的光脑袋,见小姑娘呀呀的叫着转头不看他,让他又想笑又有点委屈。

    “天热,前两天带出去给剃了,你是没见那唔了嚎疯的样,人家师傅技术再好也架不住。”

    路明非拨了拨闺女的脑袋,把一道长长的红印指给楚子航看,顺带揉揉圆脑袋,小姑娘不乐意了,呀呀着上手不让摸。

    楚子航和路明非家的小姑娘,大名楚鹿,小名无,现今一岁半,走路不稳挡却爱跑,仗着腿短横行霸道,达成每日几摔成就,爱爸不爱爹。

    路明非牵着小姑娘跟着楚子航下了楼,看了看空空如也的冰箱,说:“没买菜吧。”

    楚子航在换衣服,闻言又把衣服往身上套,路明非过去搭上他的手。

    “我去,你跟咱小情人联络联络感情。”说着就不顾挣扎的小姑娘把她硬塞到楚子航怀里,在楚子航裤腰上解了钥匙钱包,关门溜了。

    只留下楚子航和小情人大眼瞪小眼。

    楚子航长吁了口气,眼见小情人脸色要变,他把人放下来等她站稳了,才往厨房里躲。

    紧绷的正装套在身上难受,楚子航脱下搭在臂弯里,他在碗里晾了水准备冲奶粉,悄摸打量小姑娘在干嘛。

    小姑娘手脚并用的往楼梯上爬,笨笨拙拙的,已经上了两个台阶了,楚子航赶忙跑过去把人抱下来,小姑娘不依,又往上爬,楚子航只能坐在楼梯边上扶着她。

    小姑娘有楚子航一样的长睫毛,睡着时不知被路明非拨过多少次,他也叫过几天的“小睫毛怪”,连带着楚子航成了“大睫毛怪”。

    和楚子航在一起时间越久,路明非就越释放天性,越肆无忌惮。

    可楚子航偏惯着他。从正式确定关系开始,楚子航就从别人家的孩子变成别人家的二十四孝男友。

    两个人磕磕绊绊处了三年,中间有争吵有甜蜜,上一秒你死我活下一秒又反悔还是离不开对方,又死皮赖脸的凑到一起放光发热。

    彼此见家长见亲友,带着对方一点点融进自己的生活里,到那年年关,路明非稀里糊涂的接受了楚子航的求婚,趁着新年过刚开门的民政局把证领了。

    那九块钱还是从路明非口袋里掏的。

    小姑娘出现在他们在一起的第五个年头,新婚的余热还没缓过来,还看着对方时间久了有点害羞的时候没过,就来了个小祸害。

    两个新手爸爸面对一个娇贵柔软的小姑娘,完全无从下手,后来看路明非实在没办法,楚子航托人请了位有经验的保姆看孩子,一直到小姑娘一岁。

    那段时间小姑娘还不是特别嫌弃楚子航,有时候路明非晚班回家能看到沙发上躺着的两只,小姑娘趴在楚子航胸口冒着鼻涕泡睡得正香,楚子航插着耳机闭眼休息。

    那时候小姑娘还是只小乖乖。还没变成一点就炸的小炮仗。

    小炮仗打断了前情回顾。

    她脑门bia在楼梯上,疼的脸皱到一块,马上就要万里乌云倾盆雨,楚子航把姑娘揽到怀里安慰,对着她额头上那块红红的地方吹气,嘴里念叨:“吹吹,吹吹...”

    他转念觉得自己有点傻,抱着小姑娘笑起来,小姑娘忽闪着自己的大眼睛,也有点小讨好似的咧咧嘴,凑过去糊了楚子航一脸的口水,看楚子航有点手足无措的意思,自己拍手咯咯的笑起来。

    楚子航抱着小姑娘去厨房,用温热的水冲了小半瓶奶粉,给了小姑娘。

    小姑娘看他的眼神都有点软和了。

    路明非进门就看到一大一小两只坐在楼梯那深情相望,他把购物带放到桌上,冲了两杯蜂蜜水走过去,把一杯递给楚子航。

    他最近肠胃不太好,吃着药,还没跟楚子航说,既怕楚子航啰啰嗦嗦,又怕他担心。

    见楚子航接过水看过来,他凑过去和楚子航碰了个杯,放到嘴边抿了一口。

    “庆祝你回来。还有,今晚你做饭。”

    “嗯。”

    楚子航站起来盯着他,路明非被看的有点不明所以,他觉得脸皮发热,可能有点红了。

    小姑娘抬头看着她的两个爸,被楚子航塞过来的糖吸引了全部注意力,没看到她爹凑过去拖着她爸的脸颊亲了一口。


Fin.


小天使对不起!拖了这么久还特别少QAQ



查看全文

In the early morning hours

清晨时分

Someone waits for you

有人在薄雾中等你

´mong the blossoms and the flowers

在盛放的花丛之间

He will find you

他会找到你

Someone

有一个人

Saw you today

你闯进他的眼中

But then you ran away

又从那里逃离

Into the blue

消失了踪影

Who's that shadow by the water

水畔雾霭笼罩

Who has come for you

有人朝你袭来

In the lilac and the roses

丁香与玫瑰环绕

I will hide you

我将你隐藏在花朵之下

Somehow the story goes

可是故事依旧流淌

You've been followed by ghosts

你身后亡灵追逐

Out in the blue

失去了踪迹

So go

所以去吧

My little one

我亲爱的

I will sing a song until I know

我会为你唱起歌谣

My little one

我亲爱的

All the night elves keep an eye on you

直到所有夜的精灵都代替我照看你

For days and moons

日夜流转

And days and moons I wander

我徘徊在日夜之间

The days are long but honey the moons are longer

日光漫长 月色凝成永恒

Stars alight up my way

群星闪耀在我的前路

When I close my eyes and pray

我闭上双眼为你祈祷

So go

所以去吧

My little one

我亲爱的

I will sing a song until I know

我会为你唱起歌谣

My little one

我亲爱的

All the night elves keep an eye on you

直到所有夜的精灵都代替我照看你

For days and moons

日夜流转

And days and moons I wander

我徘徊在日夜之间

The days are long but honey the moons are longer

日光漫长 月色凝成永恒

Stars alight up my way

群星闪耀在我的前路

For days and moons

日夜流转

And days and moons I wander

我徘徊在日夜之间

The days are long but honey the moons are longer

日光漫长 月色凝成永恒

Stars alight up my way

群星闪耀在我的前路

When I close my eyes and pray

我闭上双眼为你祈祷

In the early morning hours

清晨时分

Someone waits for you

有人在薄雾中等你

Through the blossoms and the flowers

在盛放的花丛之间

He will find you

他会找到你

超好听(¯﹃¯)

欠人的点文遥遥无期,假期里试试吧。

先对不起了。



 

*碎碎念*

我写不出原来的感觉了。

或是说不会写了。

也从来不觉得自己会写东西。

打开文档,最多写两三百字就停住了,要不一直空白,然后删掉。

害怕这种感觉。

楚路是心头肉,是本命,爱他们两年半。怎么写都是对他们的玷污,我笔下的他们并不是他们,就算写也写不好。

双叶是喜好,认定一年多,离他们最近是去年的联文,祝他们生日快乐。

双关是原剧勾起的喜欢,在年上年下间摇摆不定,没敢下手。

HW始于一条龙式的喜欢,从原著,神夏,演绎推理,最后到同人。他们之间那么自然,Sherlock holmes和John watson,天造地设。

都是那么好的人。

我一边想在我虚构的世界里他们是怎么样的,满足幻想。一边畏惧写出的是顶着他们名字的其他人。

嘁。


还在挣扎。

查看全文

社长真好。

爱他。

我感受到了那缕光


开始在我身外萦绕

情人节

CP:楚子航/路明非

前言:穿插的三十题,和私设

            @七弦考试加油♪

【上】

【下】

 


完。

 


后言:歌源 我喜欢这首歌

           有点烂尾还满满是套路´_>`

查看全文
© 昼前 | Powered by LOFTER